影視產業不單靠獨特創意 團隊更勝一枝獨秀

影視產業不單靠獨特創意 團隊更勝一枝獨秀

分享

電影、戲劇產業在國內外蓬勃發展,已經是人們十分頻繁接觸的一項娛樂產業。你,或許對影視圈不是那麼了解,也或許未曾聽聞黃郁茹這個名字,但若你在影視圈中說出「Yvonne」這個英文名,應該所有人都知曉你口中的那位女生。

壹壹影業創始人黃郁茹Yvonne

今天的「CEO呷飯配話聚」邀請到了壹壹影業的創始人黃郁茹Yvonne。曾就讀台大歷史系的她,畢業那年正好碰上了SARS大流行。在景氣低靡、工作機會少的窘境下,便誤打誤撞進入了電影產業工作。

入行後,其電影行銷功力在短短幾年便受到業界的認可,許多知名導演因此找上了她。先後曾任「樂視影業」影視市場管理部總經理 、「工夫影業」行銷部負責人等。合作操刀過的電影如《賽德克.巴萊》、《尋龍訣》、《長城》更是創下部部破億的驚人成績。

而在這場午餐聚中,Yvonne也從她在影視圈多年的背景與經驗,向台下各位CEO談到了影視產業的現況與趨勢、以及該如何在募資者與投資者之間創造雙贏局面。

藝術作品同時也是產品 先降低風險再談創意

在國內與陳國富、魏德聖等知名導演合作,以及在中國樂視影業的經驗,Yvonne發現許多投資影視產業的人,其實不那麼了解電影和戲劇,而這種製造過程無法驗證的產品如同賭博一般,直到上映那刻才知道有沒有打中觀眾喜好,有就大賺,沒有打中就是大賠。

即使如此,但依然可以盡量拆解影視作品的製作流程,並且透過項目管理工具去確保繁複的工序理不出錯。透過數據去了解用戶,並監測行銷過程的效果,在標準化的流程裡盡量控制變因,再去談創意、Idea,就有更高的機會能成功。Yvonne便運用著這套數據管理方式,屢次創造電影行銷的佳績。

成功除了靠「堅持」 更要學著「妥協」

Yvonne提到,曾經看陳文茜在訪問五月天的阿信。她問道:「你覺得是甚麼因素讓你能夠達到今天的成就?」,阿信的回答並非「堅持」,而是「妥協」兩個字。

「其實募資的過程中,也同樣需要很多的妥協。」好比剛才所說,投資人多半完全不了解這個產業,你要如何站在投資人的角度,用對方能夠理解的詞語去呈現出產品的價值。

沒有任何一個投資人應該為誰的『夢想』買單。」即使這項產品是你嘔心瀝血所孕育出的「孩子」,但這些都不是投資人在乎的,他們只在乎「這項投資到底會不會幫我賺到錢?」畢竟投資人看的是回報,並不是單純花錢幫你實現夢想,這是很殘酷的現實,但也是必須學會妥協的。

談兩岸募資差異 在中國就是想辦法讓下一個「買家」來投資

新創公司的生命週期包括種子輪(或天使輪),隨著每一輪投資人的進入,進入A輪、B輪、C輪等,”輪”意旨第幾次投資人的加入。在天使輪時期,投資人固然看中商業模式,但此時沒有數據和事實可以證明商業模式是可行的,所以投資人評估的核心要素還是「人」。「創始人」的人格特質、品格、領導力,因為這都意味著這個商業模式是否具有可執行性。

但兩岸不同之處,中國的資本市場太過急躁和瘋狂,每一輪的投資人都著急找到下一個買家「套現」,因此比較沒有足夠的耐心等待產品研發,或者說在新創公司研發的過程,必須繼續畫下一個可以銷售的未來藍圖,盡快讓公司估值撐上去,引入下一輪投資,讓前一輪的投資者出場。

台灣的投資人比較保守也相對有耐心,也願意提供新創公司經驗上的協助。比起對岸,台灣的政府對於新創也相對友善,從中央到地方,從經濟部到文化部,都提供不少新創的補助和貸款,在台灣創業從零到一是比較容易的。

一枝獨秀? 投資人反而更看重「團隊」

現場有人提問道:「身為一個新興導演,腦中有一個新的Idea,而現在導演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來做,那究竟該如何自己去向別人來談投資自己的作品?」而Yvonne卻回答:「 我不贊成導演自己出來募資。」

其實無論任何產業,「創作者」與「管理者」是兩種不同的專業,需要兩種不同的思維。身為一個導演,你應該專注在產品的創作上,並且需要一個優秀的夥伴來幫你解決錢和行政的問題。再者,投資者多半很看重「團隊」與「執行力」。這裡所說的團隊不需要大,但至少需要有基本的分工,產品的每一個步驟才能夠如期地上軌道;而擁有一個優秀的團隊,也才能夠展現出高效的執行力。

有錢不是無所不能,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。投資與募資一直是新創產業必須面臨的急迫問題,這次的CEO呷飯配話聚活動,希望能藉由Yvonne的角度,帶給各產業的CEO們在「影視領域」、「投資募資」上新的觀點以及想法!


更多共煮生活實驗室活動,歡迎各位⬇️點連結⬇️報名喔!

主題式菜單共煮》《料理聯誼派對》《每週日無菜單料理共煮

發佈留言